中国教科书需要向诺贝尔奖磕头吗

中国教科书需要向诺贝尔奖磕头吗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莫言的作品是否应该被纳入中学教科书的问题引起了热烈的讨论。中国出版社表示,目前已决定将莫言的作品纳入高中语文选修课。《人民文学》杂志主编李敬泽认为,中学生的理解能力不可低估。莫言早期的短篇小说充满了诗意,非常适合中学生阅读。

作为母语教材,语文有多重使命,包括工具性的“读、写、听、说”训练和人文性的“心灵塑造”。因此,社会各界总是比平时更加关注它。

如果莫言的作品确实有“经典”并且也符合教学的需要,那么在过去的选择列表中增加一些项目也不是不可能的。然而,如果仅仅因为“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他就必须做出选择,那是没有必要的。诺贝尔奖是一个重要的奖项,但它只代表评委的意见。不能说莫言的作品代表了中国当代文学的最高成就。莫言的作品被选入语文教材,由学生会阅读。没有语文课本,许多学生会跟着学。因此,莫言的作品是否被纳入教材将成为学生们所熟知的常识。

然而,语文教材有其特殊的使命。无论什么样的文章被选入语文教材,它都不再是原本意义上的独立作品,而是整个教材体系中的有机组成部分。语文教材是教学活动的基础,起着工具性的作用。语文教材也发挥着人文教育的功能。从这个意义上说,与谁的作品和哪些作品应该被纳入语文教材的争论相比,争论背后的分歧更令人担忧,因为它影响到教育人的方向和效率。

美国著名心理学家、新教育思想家杰罗姆·布鲁纳曾说过:“根据理想,对学习的最好激励是对所学材料的兴趣……”语文教材不是语言教材。选择语文教材应该遵循什么原则?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明确表示我们还有适合教学的工具性科学知识。在形式方面,我们对语言、艺术、兴趣和知识也有共同的理解。然而,就价值而言,除了“意识形态”的一般原则之外,我们没有具体的判断标准,这正是语文教材建设的重中之重。

语文课程具有强烈的母语性、人文性、综合性、开放性和实践性。语文教材不仅是语文教材,也是人文教材、历史教材、思维教材和实践教材。只要我们明确了编写语文教材的基本原则,我们就不会担心“语文教学的任意性”。这将不再是使用哪种版本的教科书和学习哪篇文章的问题。当时,莫言的作品是否应该被纳入语文教科书已不再是一个值得讨论的话题。

莫言简介

莫言(1955年2月17日-),原名关,山东高密人,中国当代著名作家。香港公开大学名誉文学博士,青岛科技大学客座教授。20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乡土文学的兴起,它充满了复杂的“乡愁”和“故乡情结”,被列为“寻根文学”作家。

这部作品深受魔幻现实主义的影响。莫言在他的小说中构建了一个独特的主观感觉世界、天马行空的叙事、陌生化的处理和神秘的超验的客体世界,具有明显的“先锋”色彩。2006年,他在中国最富有的作家名单上排名第20位。2007年,他在中国最强作家排行榜上排名第一。2011年,他的小说《蛙》获得第八届茅盾文学奖,2012年10月11日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


Powered by 东莞代孕 @2018 RSS地图